田衣点

期限

  第一次写
  occ严重
  幼儿园文笔
——————————————————        

王昊最近蛮闲的,当然他本人并没有那点逼数。

宅男三连击:看新番,打游戏,睡觉,小日子过得很悠闲

他家白曜隆天天奶声奶气的一口一个“万万,万万”王昊乐在其中,但他会说出来吗?傲娇属性的王昊表示不会。

王昊慢慢的从闲的自在变成闲的无聊,吃饭不香,睡不着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而白曜隆急得那短的几乎看不见的寸头头发都掉了几根。
白曜隆在网上的贴吧中看见“不同的天气,湿度,温度,甚至于空气中PM2.5的含量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响一个人的心情”

他想:反正我们俩的签证也没到期,不如去国外浪,也许说不定万万心情就会好了。

白曜隆为自己的机智点赞,而王昊实际上是懒得去的,他嫌麻烦。

但怕自家小孩不开心,就勉(兴)为(高)其(采)难(烈)的同意了。

去呢?这是个很深奥的问题,白曜隆和王昊都拿不定主意,俩人决定问问万能的百度。
白曜隆躺在单人沙发上,王昊躺在他怀里,他们一人抱个手机,在找旅游十大圣地。
王昊和白曜隆找了半天也没有决定。

倒也不是没有,但那些景点要不是蓝天白云红邮箱,要不就是情侣旅游景点,前者欣赏不动,后者大魔王表示,虽然他们是情侣,但俩大男人拉手,周围又全是小情侣,想想王昊就觉得麻了。

一个推荐吸引了俩人的主意《世界上旅游景点中细菌最多的地方》内容是关于爱尔兰的吻墙。

据说亲吻了那座墙的人会变得能言善辩,作为better king出身的王昊自然很感兴趣,白曜隆表示听万万的。

到了爱尔兰后,不会说爱尔兰语的王昊表示他好像作了个死,但幸好当地的人都会说英语,而白曜隆的英语用于简单的交流是没问题的。

但两人并没有先去看吻墙,而是去了相当于民政局的地方。在车上睡了一路的王昊表示有点懵。
“小白,这哪啊,干啥那这是?”白曜隆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说“万万,万万,爱尔兰是允许同性结婚的”

于是王昊就茫然的在爱尔兰办了张结婚证,但并不是个小本本,是张粉红色的卡片,上面写的东西王昊感觉莫名其妙

尊敬的先生、太太:
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对右手、左眼对右眼、左腿对右腿、左脑对右脑究竟应该享有什么样的权利,究竟应该承担什么样的义务。其实他们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乐而快乐。让这张粉红色的纸条带去对你们最美好的祝愿,祝你们幸福!”

当白曜隆去停车场开车时,一对中国夫妇出来了,女的在前面走的很快,男的抱着一大堆的类似书的东西走着,王昊以他5.0的视力看见那名女士并不是很开心,冷着一张脸,男的嘴里嘟囔着“一张结婚证一万六,咋不去抢银行”

当王昊坐在车上时,问白曜隆“爱尔兰结婚证多少钱啊?一万六?”
“不是,五十便士,折合人民币6块左右,比国内还便宜的。”

王昊表示不解,他向白曜隆说了那对夫妻的事。
“任凭那个女的知道自己老公愿意多花钱也不愿意办个久的都会不开心,那对夫妻办的是一年的,当然贵,我办的是最便宜的。”

说罢,白曜隆突然压低嗓音,凑到王昊耳边说“期限是100年”
——————————————————
如果能把我们的爱情前加个期限,我不求生生世世,只求一百年。